哪些软件看视频不要钱

司家。

舒静美挂了电话后胸口气难平。

既生气司雪梨上位,又害怕庄臣找她秋后算账,毕竟刚才她骂司雪梨骂得那么凶。

最近司雪梨很是吸粉,特别是《扫天下》播出之后,舒静美每次出去做spa都能听到别人称赞司雪梨,说她演技好,人低调,这不,司雪梨还抢了司晨的香香儿代言。

舒静美还记得司晨为了这个代言在家背英语的情景。

司雪梨倒是有好意思,一拿就拿走了。

舒静美斜光瞥到司晨正从二楼下来,里头什么穿着看不清,但外头披着一件白色的长及脚踝的防晒服,她站起迎上去:“晨晨,要出去?”

“嗯。”司晨没有多说别的。

舒静美盯着司晨的脸看,说的小心翼翼:“那早去早回,记得,不要吃海鲜一类的发物,注意点……”

提及脸,司晨脚步停顿。

心情瞬间压抑到了极点。

司晨侧头,往旁边的反光物看了一眼。

粉嫩少女冰雪地写真

镜子里的她戴着鸭舌帽,脸上的妆十分厚重,跟涮墙一样。

司晨也不想这样,但如不下重手,根本盖不了损伤的痕迹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和数次手术,她的脸算是勉强保住,但这个保住的意思仅仅只是走出来不再吓人,不像刚刚受伤时里头的硅胶东倒西歪一样吓人。

每个医生都和她说想恢复到原来是不可能,除非她彻底放弃这张脸,改做别的脸。

司晨知道,她这算是毁了。

没有了大众所熟悉的脸,她顶着一张陌生的脸有什么用,而且这张脸还充满网红感。

毕竟她的脸已经经过数不清的修补,再怎么整,也不可能敌过得司雪梨那张自然的脸。

即使她还是司晨。

另一个问题是她的口碑已经够差了,要是再沾上换脸这一词,人设肯定会全面崩塌。

现在的观众对整容脸最鄙视了。

所以司晨放弃这个提议。

即使现在的脸不完美,但好歹是她自己的脸。

“晨晨……”舒静美见司晨静静站着,一言不发,压根猜不到她在想什么,心底发颤。

这次受伤,舒静美很明显感受到司晨性情大变。

换作以前的司晨早就撒泼大吵发泄不满,舒静美根本不怕司晨砸东西骂脏话,因为那样的司晨看起来还有点生机,像个人。

不像这次,司晨从头到尾都保持着冷静,大多数她都是自己在房间里面沉默,一句心底话也不跟她说,那模样实在太可怕。

舒静美向前:“晨晨,跟妈说,到底在想什么?每天这样不跟妈说话,妈心里没底,妈害怕啊!”

司晨重新迈步朝大门走去,淡淡道:“没什么。”

“晨晨!”舒静美追上,站在门边:“妈知道心里难受,从小到大都爱美,如今却三番两次被人打,而且这次打的还是……别这样,要是难受就哭,哭出来,啊?”

舒静美根本不敢提庄臣两个字。

怕刺激司晨。

一个女人辛辛苦苦十月怀胎为一个男人生下孩子,结果那男人却转身抱了外面的野花,这朵野花还是这个女人一直看不惯的妹妹,男人甚至为了野花派人对女人下狠手……

这种痛,天底下就没有女人能吃得住!

“哭?”司晨冷笑,只是脸太僵硬了,完全演绎不出任何情绪,僵得就像机器人一样:“妈,说,哭有什么用?”

她哭了,一切能变回原样吗?

她哭了,司雪梨那个贱人能去死吗?

舒静美看着这样的司晨,背脊没由来的发凉,在她记忆里,司晨就没这样镇静过:“晨晨……”

司晨不理,摔门离开。

独留舒静美在家流泪。

司晨去车库开了辆不起眼的小车出去,直奔杨运心理诊所。

在房间呆了几天,不代表她意志消沉,相反司晨从这两场毒打里面领悟到一件事,那就是她不能再这么蠢直接和司雪梨硬碰硬。

反正现在司雪梨一出事,所有人都会怀疑她。

庄臣是,庄云骁也是。

但无动于衷,让她放弃对付司雪梨,认命的眼睁睁看着司雪梨过得比她好,她又不甘心。

于是司晨将伍婉婉那天的话不断拿出来反复嚼。

伍婉婉说司雪梨不能拍吻戏,而且还去找杨运看病……

这消息可是花了她一个代言,说什么也不能浪费了。

于是嚼啊嚼,终于让她嚼到了一条路。

既然不能正着来刚,那她就采取迂回路线,就算事情爆发她会死掉又如何?

就算会死掉,那她也要在死掉之前,拼尽全力往司雪梨心里头插一根最大的、充满折磨的刺!

司晨到达杨运心理诊所后,直奔杨运房门紧闭的办公室。

护士小姐察觉之后,朗声道:“这位客人,麻烦排队!”

司晨恍若未闻,径直走到杨运办公室门前,一把将门推开。

杨运正在替病人看病,这房门开得突然,办公室里头的人皆是一愣。

护士小姐匆匆追上后,喘着气说:“杨医生,这病人硬闯!”

“是我,出去。”司晨将鸭舌帽摘下来,扔到一边。

前面两者是对杨运医生说的,后面出去两字,则是对杨运正在看诊的病人说的。

来这儿看病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,自有人闯进来那一刻便已经警惕的拿衣服把自己的脸挡住,如今来者来那么嚣张,病人根本不想争论,立刻起身跑开。

护士小姐见状,马上道:“我去报警。”

谁啊,就算来头再大,也是要排队的!

杨运本来光听声音都不大确信,可现在亲眼看见了司晨的脸,便按捺住心中的激动,忙道:“别报警,先出去,把门带上。”

“杨医生……”护士小姐看一眼硬闯女人的后背,不解杨医生为什么要包庇她,虽然这声音听起来挺耳熟的……

“我让出去!”杨运加大音量,立刻起身走到门口,将护士赶出去后他将门反锁,不解看着司晨:“怎么会上门找我?”

她这阵仗,也不像是来看病的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