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官方网站破解版在线下载

今儿去的寺庙就是这主题的。

最后除了幻幻没去,大家都去了,尤其林悠悠,听到还能早生贵子,忙不迭跟上。

心思昭然若揭。

“很想生孩子了?”Queen问。

她是从司雪梨口中得知林悠悠这人。

知道在司雪梨情绪不好的时候,是林悠悠特意给她报各种培训班,古筝舞蹈等,让她多接触人群。

知道在司雪梨手头拮据的时候,是林悠悠硬要将服装店的利润分一些给司雪梨,说是答谢她看账。

知道司雪梨被赶出庄园,还要努力工作还债时,是林悠悠每天尽量抽空去家里给孩子做饭,还给司雪梨买一堆零食,防她饿着。

人生能得到如此朋友,真不容易。

Queen这一路走来,见尽人心,人心小小一块,顶多像个拳头大,可是固中千转百回,有惊天阴谋,也有厚重善意。

说句现实的,像司雪梨这么漂亮的人,比一般人更难结识朋友,因为人们都藏有比较的心思,对比自已漂亮的人与事,容易嗤之以鼻。

但从林悠悠婚礼指定司雪梨做伴娘这事来看,Queen相信她是真的缺根弦。

气质美女白色纱裙精致盘发阳光投影写真图片

对司雪梨好的人,她自然也会厚厚礼谢。

林悠悠娇羞点点头:“早点生嘛,身材好恢复,而且小宝还能陪玩。等小宝长大,就该嫌弃我孩子小了。”

而且司雪梨都二胎了,每次看见她和孩子们呆在一起的样子,都刺激着她心中做妈妈的渴望。

Queen点头:“我认识不少这方面的中医师,介绍给调理身体,相信很快就能见效。”

“谢谢阿姨!”林悠悠兴奋,Queen认识的人,肯定都是业界顶尖人物。

邹君瑗挑眉,坏坏道:“其实受孕是多方面的,不一定是身体问题,有可能就是姿势没用对。这个怎么不请教一下雪梨。”

司雪梨一路上都挽着Queen的手慢慢走,静静听她们说话。

这样的小日子挺幸福的。

她还在想厨房里的食材该怎么处理,应该先做哪道菜,结果突然被点名,她茫然抬起头。

当看见大家脸上坏坏的笑容……

司雪梨脸烫了烫。

她没听错的话,她们上一句说的是姿势吧。

“伯母……”司雪梨感到羞怯,这光天化日,又是去往寺庙路上,光明正大谈这种事……

“嘿,咱们都是女人,也都是过来人,怕什么。”邹君瑗并不在意:“可是避孕都能怀孕,证明在这方面有着超强的心得,教教好姐妹嘛。”

“!”司雪梨脸上肉眼可眼涨红:“伯母!”

什么叫超强的心得,那纯粹是意外,是意外!

刚开始知道她都愁死了,幸好两个孩子能理解她。

林悠悠搓着双手走到司雪梨身边,用胳膊碰了碰她的身子:“好姐妹,来说说嘛,平日喜欢什么姿势……”

“啊!”司雪梨受不了了,双手捂耳,低着头快步向前冲:“不知道不知道!”

“说嘛说嘛。”林悠悠拔腿追上去,看那样子,拿经验是假,捉弄司雪梨是真。

“哈哈,”邹君瑗大笑:“都二胎了,还这么害羞。”

Queen也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缝。

拜神完毕,四人原路返回,可能是怕邹君瑗再乱说话,司雪梨一路上都走得特别快。

到家之后,司雪梨也没休息,立刻进入厨房,继续为今晚的年夜饭做准备。

眨眼到了中午。

吃的仍是饺子。

这样晚上那顿就可以多吃点。

司雪梨吃完饺子后,看着大宝,想起早上对大宝的承诺,于是溜达回房间。

她将放在柜子上的手机拿起,虽然觉得没面目见庄臣,可是过年,一年就一次,总不能让他缺席。

拨通庄臣的电话。

手机响了一遍,没人接。

司雪梨打二遍。

响了四声左右,通了。

“喂,庄臣,晚上……”

司雪梨率先开口。

“庄臣没空。”

冷冷四个字,从电话对面传来。

而且这道声音,来源于张瑶瑶!

司雪梨懵了。

没想到电话一通就听到令她不愉快的声音。

“不问我庄臣手机怎么在我手上么?”张瑶瑶道:“这正室,做得也太懦弱了。”

司雪梨下意识紧握手机,只问:“庄臣在哪?”

她根本不怀疑庄臣和张瑶瑶有什么关系,就是不知道张瑶瑶为什么拿了他的手机而已。

张瑶瑶恍若未闻,自顾自道:“有什么资格问,我要是就主动离婚了,没想到脸皮这么厚,还能心安理得呆在他身边。”

“这种人,除了连累他,害他被人指指点点,像母猪一样不断生孩子,还会什么?”

张瑶瑶一口气说完,果断挂机。

看着庄臣给司雪梨的备注,老婆大人四个字,真碍眼。

不过,她可不敢轻易篡改庄臣的东西,于是将手机重新放在柜面上。

她是进来替孔丁梦拿东西的,恰好看见庄臣的手机在响,而且来电人是司雪梨,实在忍不住,所以拿起来听。

张瑶瑶拿了东西,转身准备出去,恰好一旁的镜子倒映出她此时的模样。

她脸上挂着口罩。

不是因为感冒,而是见鬼的,前两个晚上下班路上,她被几个黑衣人拦车,还以为对方是求财,她银行卡都倒出来了,结果对方一手捏着她的下巴,密密麻麻的巴掌落到了她的嘴上。

还有一个男人将一切拍了下来。

最后她的嘴被打得跟香肠一样,不仅肿,还出血,看了医生,但是想好,没那么容易,最近都只能挂上口罩才敢外出。

“瑶瑶,怎么那么久?”

孔丁梦的声音在外面传来。

张瑶瑶马上应道:“来啦。”走出去,浑身恢复温婉的样子:“老师,相册在这。”

张瑶瑶看了眼庄臣。

他是受孔丁梦的邀请过来吃午饭的。

虽说为了司雪梨那件事闹得不愉快,可庄臣怎么也是孔丁梦最得意的学生,不可能真为外人伤了和气。

今天庄臣穿着一件白衬衫,刚刚吃过午饭,室内暖器开得足,他将袖扣摘了,衣袖向上挽,露出一截白且线条路畅的手臂。

Tagged